无题

天气热,冲凉几次都无解决问题。

在湛江,闷热的天气常见,早上天气好好地,到下午,便是倾盘大雨。在冬天,更是有趣,早上是春天,虽然有点冻,但不很冷,中午是夏天,可以穿短袖,下午是秋天,晚上正式回到冬天。

在学校这里,学会了喜欢吃木瓜,在家乡,这些木瓜,就算烂了,也少人吃。饭后大家一起到铺子买木瓜食,特别是冰冻的木瓜,很好食。

而我,食得最多的是西瓜,炎炎夏天,食西瓜,最爽了。回到了家,有荔枝食,家乡盛产,所以价格很便宜,家人次次买一大包回来,食个够。

下午班里面打球赛,是和以前大一时候的对手大,时隔一年,再度相逢,有趣。不过,我们班赢了。这次我没上场,留着比那些喜欢玩,但是上场的机会不多的人玩,而我,只是负责捡排球。比赛这东西,大家玩得开心便可以,名次不在乎多少。

相对自己而言,喜欢玩足球,虽然伤痕累累,不过那感觉很好。至少有把握控制一个球,而且能把它送入对方的球门。进球的感觉,是和在球场旁边的观众观球赛的感觉不同。

下午去打自由组合的足球赛,左脚被踩伤了,还肿了,又要休养了。没有办法,见到球,脚总是痒痒的,毛病吧。

晚上下大雨,自己一个人到外面食汤粉。在士多店遇上一位小学,中学的女同学,在我上大二的时候就见到她了,一直没有打过招呼。我向她招招手,她挺认出我。唉,自己都没有变过,老样子一个。

她见到我,好像很惊讶的,可能是我何去何从,其他人很少知道我,对于她,我也不觉得惊讶,以前同学的活动,少参加玩了,基本没有什么兴趣了,有时间,多数是回老家看下,或者去爬山,去海边,看海。

放完端午节假回校,下车回校的道路上,见到一位带了很多家乡特产的女孩子,搬到累了,自己就帮她拿了一份,聊了几句,原来她是信宜人,和我同属一个地级市,茂名,今年和我一样,大二了,不过,等大三开学,她就走了,实习去了吧,我问了她有没有考本,她笑了笑,成绩问题。到她住的宿舍楼,我就走了,她问我要不要一些她那里的特产:沙华梨。我说不需要了,谢谢。本是举手之劳,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