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果时夸倒捻子

在网上搜寻,搜寻儿童时代的那个好吃的野果的名称,就有下面的介绍了。

 

读海南前辈诗人卢鸿基《苦瓜棚诗词稿》中《童年》一诗,有“童年随牧戏山坡,作孽也曾探鸟窝。吃果时夸倒捻子,赏花不顾曼陀罗”之句,不觉也勾起我童年时在山坡放牛、耽吃倒捻子的记忆,一掬暖暖的乡情随之溢满胸怀。我的家乡在六连岭西麓,早年即归属于农场,随着开发步伐的加快,现在已罕有隙地,倒捻子实不多见了,但童年时却是随处都有,采之不尽的。

 

倒捻子,又名倒黏子、都捻子,也叫山捻、岗捻等,学名则叫桃金娘,属桃金娘科,常绿灌木,夏开淡红色花,浆果大如樱桃,熟时暗紫色,产于我国福建、广东、广西、海南、台湾等地。其得名之由,盖因其“子如软柿,头上有四叶如柿蒂,食者必捻其蒂,故谓之倒捻子”。又因其子状如乳头,海南别名叫“山乳”(“乳”读若“尼”)。对其茎叶花果的描述,还是古书中来得生动。唐刘恂《岭表录异》:“倒捻子,窠丛不大,叶如苦李,花似蜀葵,小而深紫。”“其子外紫内赤,无核,食之甜软,甚暖腹,兼益肌肉。”宋苏轼《海漆录》卷五云:“吾谪居海南,以五月出陆至藤州,自藤至儋,野花夹道,如芍药而小,红鲜可爱,朴薮丛生,土人云倒捻子花也。至儋则已结子如马乳,烂紫可食,殊甘美,中有细核,并嚼之,瑟瑟有声。”要言不烦,而状之历历,今人已难有此笔墨了。苏轼南贬,竟得与此山花野蔌结缘,固然不时为他添一份惊喜,亦其地其物之幸也,故读之尤觉亲切。

 

倒捻子除了果子可食外,还有多种功用。屈大均《广东新语》云:“子汁可染若胭脂,花可为酒,叶可曲。皮渍之得胶以代柿,苏子瞻名曰海漆。非漆而名为漆,以其得乙木之液,凝而为血,而可补人之血,与漆同功,功逾青黏,故名。取子研滤为膏,饵之又止肠滑。以其为用甚众,食治皆需,故又名都捻。”关于倒捻子的药用功能,他处亦有述及。《辞海》说其根“性平,味苦涩,功能活血通络、收敛止泻,主治风湿痛、腰痛、泻痢等症”。其叶也是治痢良药,《海漆录》说“野人夏秋痢下,食其叶辄已”。苏轼还自述自己的治病经历:“吾久苦小便白浊,近又大腑滑,百药不瘥,取倒捻子嫩叶酒蒸之,焙燥为末,以酢糊丸,日吞百余,二腑皆平复,然后知其奇药也。”可证倒捻子的收涩滋补作用不虚。以倒捻子树皮制胶(或称为漆)的方法,《海漆录》也有言及:“海南无柿,人取其皮剥浸烂杵之,得胶,以代柿漆,盖愈于柿也。”此漆旧时乃用以渍染渔网,漆雨伞、雨帽等,较经久耐用。然屈大均又说此漆“可补人之血”,似乎又可用以入药,不知然否?

 

倒捻子的成熟,大约在农历七月前后,此时满坡红紫,香味诱人,山外之人便会入山寄宿,采集或收购其子转货山外墟市,亦有少许利润可图。时代不同,今日恐已无人为此了。一者到处人烟稠密,已难见大片生长的倒捻子,不像旧日可采到成筐成担。另者现在市场上货畅如流,外地的苹果、梨、葡萄、柑桔,本地出产的芒果、荔枝、香蕉、菠萝满街都是,琳琅满目,谁还会记得不起眼的野果呢?因不能忘怀于童年采食此果的经历,姑记之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