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恩斯与弗里德曼在天堂里的对话

公元2006年11月16日,一代自由经济斗士弗里德曼在美国逝世。这个矮小的精灵终于爬进了天堂。他来到天堂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找凯恩斯,显然他还要继续对他理论的批判。其实凯恩斯也正想找他,他对弗里德曼在人间的所为极为不满,甚至想怂恿上帝不要让这个讨厌的人进天堂,后来被马克思制止了。
今天两个人终于见面了,弗里德曼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的理论失败了,出现了你意想不到的“滞胀”现象!”。
“可怜的人,‘滞胀’现象是我最伟大的贡献。”
“哦,那是当然,全世界的人都恨死你了,他们最终放弃了你的理论而采用了我的。”
凯恩斯不慌不忙,对弗里德曼的激动不以为然,说道,“你的货币理论也不能避免‘滞胀’。大量的货币会造成生产的过剩,产生泡沫,高的通胀率反而导致低的利润率,物价总是在涨,失业率却在变高。”
“可通胀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都是一个货币现象!”,弗里德曼说道。
“没错,按照您的理论是这样的,但是企业的资金大多来自银行或者其他证券,特别是那些垄断性的企业,他们会因为负债继续抬高物价,这时的通货膨胀可绝不是一个货币现象!”
弗里德曼显然不满意这个局面,生气地说,“您的财政政策是对人类自由活动的侮辱,财政的赤字加剧了盲目的投资和生产,人为地使国家和企业负债,当经济下滑的时候,失业率升高,一方面需要更多的赤字来刺激经济,另一方面导致的高物价又要求降低预算支出,减少有效需求。”
“这个我不否认。”
“可纯粹的货币政策是不会产生‘滞胀’的,如果垄断企业能够理性地生产,不盲目负债的话。。。。。。”
“过剩的货币资本不可能不产生过热的经济,到那时即使是最精明的企业家也要‘享受’利润率下降的过程,蠢货!”,凯恩斯愤怒地打断了他,“我还告诉你,全世界的人都会感谢我的,因为我发明了‘滞胀’,你知道吗?在‘滞胀’以前,过剩的产品要被破坏掉,不是扔进海里,就是烧掉!多亏用了我的‘滞胀’,工厂现在可以通过耍赖拖欠欠款的方式代替过去那种破坏式的恢复了。”
“废话,东西卖不出去不一样要扔!” 弗里德曼大声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有些脸皮厚的或者有本事的企业可以把负债从别的地方捡回来,我的‘滞胀’为这些人创造了时间!”凯恩斯狡黠地说道。
这时路过的马克思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凑了过来。凯恩斯一看马克思来了,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诚惶诚恐;弗里德曼更是忐忑不安,一动不动,生怕哪个动作不合适,惊扰了这位伟大的导师。
马克思沉默了片刻说,“你们这两个鬼头,一个红脸,一个黑脸,帮着美国做坏事。凯恩斯让美国人把多余的产品提前变成了多余的货币符号,而你这个大喊自由万岁的弗里德曼帮着美国到别的国家去处理这些符号,再加上美国城墙般厚的脸皮和大棒,你们把这个世界变成了什么!”
两个人战战兢兢不敢言语,这时马克思看了看他们俩,“幸亏我没活在中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