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十二,去湛江吃“年例”

初十,阿妈说全家准备去湛江土玉伯伯那吃“年例”,目前暂时说是“年例”吧,我忘记怎么称呼这个节日了(等了解清楚了再来修正),来历可以这么解释下,就是一个村庄,每户人家每年抓阄,谁抓阄中了,谁今年就摆酒席,请全村的大大小小吃上一餐,大体意思就是这样了。这个节日,类似茂名地区的年例风俗。如果你不是是茂名和湛江地区的人的话,就难理解了,那得求助百度了。

注:前面所说的“年例”其实是“斋头”,最后有文章解释,可以了解下。

  所谓年例,是粤西本地居民的贺岁方式,古时人们把谷的生长周期称为“年”,《说文。禾部》:“年,谷熟也”。在原始家长制时代(唐朝前),粤西土著人并没有过年的习惯,而是选谷熟的时候为腊,以腊月腊日作为庆祝丰收、祈祷来年风调雨顺的祭祀日子,宋代《太平寰宇记》卷之百六十三窦州(今信宜市)风俗: “谷熟时里閈同取,戌日为腊,男女盛服,推髻徒跣,聚会作歌。” 这是粤西年例盛况的最早描述。 年例是鉴江流域的土地上,盛行着一种新春祭祀、庆贺方式,可解释为:溯古例今,以此例比,照成规进行的“贺年例会”。

  清朝晚期,在粤西多个县志对这活动作为风俗给予记载,说明这种贺年例会受到官府重视,并形成一定的规模。

  年例是粤西岭南这一带独特的节日,它不比春节、中秋等全国性的节日范围之广,但它们又有相似之处,都是传统的习俗。就像傣族的泼水节,年例是当地独有的,具有浓厚的民族风情和乡土气息。至于庆祝的形式,也表现出了乡村人的淳朴、厚道、热情、乐观的精神状态。许多办年例的人认为办好了年例就能够保证今后的一年风调雨顺,虽然不科学,但作为一种精神寄托,不知支撑了多少在困境中挣扎的人。年例的独特性也增强了当地人的一种乡土优越感,拥有着独一无二的节日,无疑是值得自豪的。

  粤西的“年例”节,以独具地方特色和传统的“奇”,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海内外人士,一些民俗专家和学者对此产生浓厚的兴趣。粤西地区依山傍海,旅游资源丰富,再加上特有的“年例”风俗节日,其融入文化内涵的特色旅游将有广阔的前景。

早上7点多,水保叔就开车到我家了,想象一下,从湛江到茂名,要1个多小时,而他是在农村的,开车出来,将近要2个小时了,那得6点就要上来了,天冷地冻的,这个时候我还在睡梦中呢。

听到车声,大家都早早起来了,因为是首次去吃“年例”,所以都比较开心,还可以去看大海,虽然是个海湾。

车子发动,是从良光镇进去,经过塘缀,再到的地方就不知道了,名字记不住了。小村庄的路很小,就是1.5车道,如果开悍马或者卡宴,就刚好挡住车道了,顺着公路一直走,转了好几个弯,我都迷失了,要是没人带路,真的会迷路的,这里多山坡,树林,路和路的交叉点没有明显的路标和说明,基本看上去都是一样的。

进入村庄的路口,就嗅到生耗的味道了,路的两边,全部是摆满生蚝的档口,早上人们运到这,直接开生蚝,很鲜美,而且今年的水产收成都不错,价格还是适中。继续进内,屋子连着一排排,只有摩托车的路,没有汽车的路了,屋子和屋子之间很密集,土地比较少,还有很多是泥砖屋,例如这样的:

20120203069

虽然看电视上都是载歌载舞,但实际看到的,只是假象,贫穷的人多得很。

坐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土玉伯伯家了,他们的屋子建在路的傍边,视野很好,不拥挤,出入方便,隔离的几栋,也是兄弟的,不错了。

刚到,他们好热情,他们还在忙着洗东西,布置场地,招呼客人,本地的客人居多,外地的,就我家了吧。第一次去,还算好,虽然不熟悉,但很自由了,每天他们都上我家去拜年,吃年例,都很熟了,十几年了。

坐了一会,水保叔说想不想去看虾塘和大海,嗯,正是我想要去的,上车,不一会都到了,很近的,就在是村庄的附近。

20120203055

海尾,X6拍的,质量不行。

20120203056

养耗的地方

20120203057

船上一堆堆的是生蚝,他们在整理生蚝,把杂物去除,岸上有很多小贩在购买

20120203059

生蚝和蒜头煲汤,味道一流。

20120203064

岸上全部是耗士的壳

生活在海边,就养虾,耗,鱼多,这类收成好,赚钱快,有台风,就有风险,投资也比较大,上百万就一个台风给吹倒了,这样的事例多得是,也有一次爆发的,看运气了。

最后,去土玉伯伯的鱼塘看下环境,听水保叔说,已经抓好了虾,鱼,耗,在放养着,年十四送到我家做年例。这鱼塘有40+亩,还是他自己的,不用给地租,省了不少钱。

看今年,目前在推塘,90亩,看分得多少。

回到村,跟着他们去拜完公屋,再开席。待到开席,看上来的菜,感觉有点浪费了,就我这台,我和细妹和莫叔的老婆吃多点,其他人都是在聊天,动筷的很少,都是尝尝味道就放下了,满台的鱼,虾,耗,海参之类的,虽然这些是现成的。

席间,他们叫我吃力吃,不怕,这些东西他们年初吃到年尾的,汗。。。

完席,跟着大人们去走走,看屋地,去别家看看,慢爽的,都很热情,都有利是~和细妹去下面一趟,拿了2k回来。

回来的时候,等上另一个细妹,晚了一下,从遂溪这边回来,回到家有快7点了,这一路,多亏水保叔了,一整天都在开车,他今年的生意也不好,不然都准备买新小车了,希望下一年会更好,大家买小车。

2012/2/10 化州家里

补充:

前面所说的“年例”其实是“斋头”,可以看下下面的解释:

新年期间,吴川各地乡村都有摆斋头酒的习俗。摆斋头酒俗称“做斋头”,一般都是在年初几至正月十五之间按抽签排期而做。

“做斋头”是很荣耀的事情,各家各户都争着做。每村“做斋头”一般都是以户为单位,有些村庄是按辈分和年纪来轮候的,有些村庄是统一抽签而定,一般每年只有几人多的也只有十数人能排得上(由初几至正月十五之间每人安排一天),村里人多的话,可能一辈子也只有一次“做斋头”的机会,有的斋头排期已排至几十年,甚至过百年。

“做斋头”礼仪复杂,当天早上要从庙里请神请菩萨回家,并安坐大堂之上,供奉糖果香火,宰猪杀鸡敬拜,有的还请道士行礼打醮,做足旧礼。

“做斋头”机会难得,是荣耀之事,因为人们普遍认“做斋头”可得到神的厚爱,会带来好运,来年会发财胜手,心想事成,因而都隆重而为之。“做斋头”一般都摆斋头酒。一般人家都会倾其所能,大鱼大肉摆几台宴请亲朋好友,而那些“有本事”的人或者工头老板、阔绰人家则会藉此大张旗鼓摆酒宴客,花几万甚至十数万元摆十数、几十台,请厨师做全席山珍海味,宴请几百人甚至过千人,因为他们认为人多人气旺,可以帮福帮运,助主家行大运、发大财。吃斋头酒和吃年例一样,只需传个话,不用发请贴的,客人也不用封礼,有的有钱人家还给赴宴的亲友派“红包”呢。吃斋头酒的人来得越多,门口泊的汽车越多越靓,请的官员、贵宾越多,主家就越有面子,人气就越旺。有的当晚还请戏班来做大戏或烧炮竹烟花大肆庆祝一番呢。

具体,可以参考这篇文章《吴川过年风俗之七:做斋头》http://www.gdwc.gov.cn/file/news/2011/03/08/5450.shtml

再补充,大家看房子的情况:

20120203070201202030712012020307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