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清明

很小时候,就学习了这首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现在的清明节,没有阴阴的天气了,总是天气晴朗,也许是在南方不同。
在清明节前,有家族和个人家庭扫墓之分。家族的,就是一个村的人一起来扫墓;个人家庭的,也就是自家来扫墓。我在小时候,就参加过家族的扫墓,浩浩荡荡一大批人。单车,摩托车,汽车,跟在后面。有人担着担子,有人抬着烧猪。我们小的,跟着大人的后面,好奇地看着山山水水,调戏一下蝴蝶,玩弄几下鱼儿,拨几根狗尾草花儿,拿在手里,左右摇曳,蛮是可爱。
无论是家族式,还是家庭式的扫墓,一样要爬山,有的山很高,是在蜿蚺的小道山慢步走动。“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每年来到祖先的坟墓之前,感概年年不同。一年不见,墓前的野草长高了,笑着迎着春风,好似是等着我们的到来。只可惜,我们的到来,这些野草就要给我们拔掉了。每年去扫墓,看到的景物都有所改变,现在的树木少了,代替的是,满山的苷蔗林,还有正准备开垦的荒地,这个景象,特别是在农村多见。
每年大家一起去的人数在改变,有的工作来不了,有的有病来不了,有的老了不能去。我永远记得一句话“死去元知万事空”。人,死去了,什么都没有了。人,一生下来,便是走向死亡的开始。很形象的一句话。我们不能抗拒,也不能改变事实。时间如水,珍惜眼前的时光。
今天打了电话回家,爸爸妈妈已经准备去扫墓了,我因为是时间冲突,未能亲自为故人铲下土,拨下草,挂些白纸,要是往年,这些,全部是我做的事。心中留住吧。等回去了,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