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备份

良久不登陆新浪微博,发现账户密码被改,身份证信息被别人填了,这个账号相当于是别人的了,现在把新浪微博的碎语碎言备份一下,再删除新浪微博。

2010-3-12 02:35 来自 短信

今,和阿爸妈到阿燕老公家食年例,第一次去,座席上,毛医生的老婆讲,阿东好难请得动啊,哈哈,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席上之菜不错,还有剩余。快要回家的时候,亲戚给人两个利是,两百块,呵呵。

2010-3-12 02:39 来自 短信

近日观看<<东方朔>>,深有感悟,深有感触,处事为人,能伸能缩,真乃大丈夫也!

2010-3-12 02:43 来自 短信

此刻实习未定,心中主意拿不定,实在为难。求人办事,终究不能自主。每每想起,叹声连连啊。

2010-3-15 13:10 来自 短信

前几天做了个梦,说是鬼神之事的,用右手拂一次面,就可以看到鬼,自己做了,发现真的可以看到,而且在众多鬼神之中,自己的威望甚高,听从自己的指挥,真乃神了,直至天明,发现是黄梁一梦。

2010-3-15 13:39 来自 短信

今日做了个惊梦,何处此言呢?因为梦见自己结婚了!婚姻乃人生一件大事,所以说是一个惊梦。梦中见自己和一个姓刘的人家结为莲理,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又发现自己又要结婚,女的很漂亮,那婚车在等我了,是现代的小车,我见司机,婚娘,伴郎是陈海港,他们就等我上车,我在犹豫,遂没有上车,

2010-3-15 13:45 来自 短信

因为我之前已娶一妻,现在再娶,不是犯了法吗,遂入海港的屋问个清楚,海港他妈说,我那个老婆,是父母双亡,于是我就问海港要了我老婆的电话号码,还问了名字,是姓刘,姓名不是很清楚,打了三次电话,每次都是说了几句话就挂机了,最后一次她的亲人说是这里,

2010-3-15 13:51 来自 短信

我想叫我老婆说话,就挂机了,我还看到自己的手机是由三部分组成,最下面的数字按钮部分还能取下来,安装不稳定,每次问海港的事,海港都离我很远,好无奈,后来回到要上车的地方,那新娘和丫环走到对面的屋子去了,不知为何,但是那个丫环无奈的一回望,令我难受。此刻电话声起,梦醒。

2010-3-15 13:56 来自 短信

做了此梦,事出有因,当时我正在向看《纪晓岚》,看到他喜欢的丫环鸾儿病死,实在遗憾,也看到他的老婆天姿美丽,佳人才子,十分羡慕,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正常。

2010-3-16 03:00 来自 短信

花了十二个小时,把《纪晓岚全传》看了遍,虽然有很多古词不懂,那些是文言文,八古文之类,古涩难懂,但不打搅看故事的情节,实在好看。从中也学习到很多为人处事之道理,有收获,好书好书。

2010-3-18 20:03 来自 短信

前三天时,梦见自己和其他不相识的人在一条水道工作,水道中间有凹陷,其余是石板平面,我们就是在推磨,好像是清理什么东西,后醒不知。

2010-3-18 20:07 来自 短信

梦中和一位美丽的女子为伴,面貌依稀熟悉,但不曾记得,朦胧着,有其他人羡慕,男的,无奈不何我,我想提出结婚,可是梦醒了,不知何事了。

2010-3-18 20:09 来自 短信

此梦是在水底进行,我和其他人在通关,过了关后可以自由,可惜到了最后一关受阻,急忙之中醒来了,后事不续。

2010-3-20 15:43 来自 短信

前天都是看电子书通宵,半夜看下足球,多了,觉得意思也不大了,人少的原因吧。中午睡觉多,感觉现在的初春天气很好睡,要是在学校,一定是在睡冷觉了。

2010-3-20 15:45 来自 短信

今日做了个梦,醒来还记得梦中的一个人的姓名,可是再度睡下去,却发现记不起来了,奇怪。

2010-3-20 15:48 来自 短信

屋外面的农田开始被翻耕了,有些人开始翻田地了,有些人在洒除草济,鹅在悠扬地吃草,水牛和黄牛在吃草,小牛在撒娇。

2010-3-23 16:20 来自 短信

梦见自己回到学堂,好笑啊。又梦见自己统领着奇怪的动物去和邪恶的一方决战,呵呵。

2010-3-30 08:10 来自 短信

梦见和阿爹在旧老家,还身体健康,我指着地面的一条奇怪的黄色鱼对阿爹讲,鱼,阿爹仔细看了下,呀的一声,我又看到阿爹住房前的两棵人生果书,依然青青郁郁。往事依旧在,依稀寄梦中。人生多少年,何时再少年。

2011-5-20 02:43 来自 S60客户端

我的天啊,脚再次受伤,给人两次深深地踩伤了,哭。。。不知到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恢复如初了。

2011-6-3 01:32 来自 S60客户端

前晚和她去外面坐下,六一儿童节,市府超多小孩,我差点连停车的位置都没有。平时的地方都满座了,只好去其他店,尝下其他的饮品的味道。回去的时候,去步行街那里食了碗粥,味道不错,她还说我食得太快了,本来就饿了嘛。

2011-6-3 01:39 来自 S60客户端

昨日阿妈生日,早上阿姨来电,告知买了鸡放在窗边,因为啊爸阿妈早上去市场买东西了,没接到电话,我也是意识到,要关注了。阿妈也给了电话给她,叫她来吃个饭,也答应了,来的时候还买了我喜欢吃的西瓜和苹果,呵呵。舅母和外婆也来,但关系不是很和洽了。吃饭时候夹的菜推来推去,这习惯不好啊。

2011-6-3 01:43 来自 S60客户端

晚上去中药厂踢球,现在中药厂踢球的越来越多了,篮球场玩五人场都不够玩了,维聪也加入这队伍了,晚上打球,很舒服的。啊弟生了痣疮,医生乱开药,出了事,估计要手术了,但这个病,很多人都有,饮食很重要,希望巨无事。

2011-6-3 02:21 来自 S60客户端

晚上阿妈讲,是春晓她妈妈讲的,话我小学未打过架,我的事,她还记得,连我也忘记了,小学,玩最多是弹波珠和跳飞机,牌仔,砸沙包,跳橡皮绳子,去鱼塘洗澡,窑蕃薯,好多好多。但感情不能勉强,无法去更改,意思我知道,也是一个秘密吧。

2011-6-5 01:19 来自 S60客户端

下午时分,和老柴队踢球,感觉标杆球队还要多点磨合,按照这个阵势,坚持不了多久的,体力很成问题,没体力,打不了拉锯战,防守为主,进攻寻找机会。

2011-6-5 01:24 来自 S60客户端

晚上和她去了市府,刚坐一会,下了大雨,波弟还淋湿了,三人聊天,笑个不停。 罗师弟今日和我去那间电脑游戏的店见下工作。适合的话就做,我今天先去做一日,看下效果,端午节后给答复,自己的工作也没着落,就先做着,待工作到了,再说,自己也想做下事,好过虚渡日子啊,凡事开头难,最怕有心人。

2011-6-7 01:20 来自 S60客户端

端午节,和她回老家拜神,也是向各位亲戚介绍了,阿妈早在生日那天就说了,亲戚们反应平静,因为也没什么亮点。本来想叫她穿波鞋回去,忘记了,穿了高跟鞋,在田地上面走路,是比较困难的,不过还好,坚持了下来,她的胆子比我大,不错啦,那么多人在场,我可能应付不来呢。

2011-6-7 01:25 来自 S60客户端

摩托车不够,所以她开车来搭我回去,到石湾路口的时候,我来开车,也是锻炼下,其实开车不难,熟练就好。搭着她,有说有笑,感觉还不错。拜神时候,很多人问道何许人也,都回答是我女朋友,呵呵,怪不好意思的。在耀保公那边公屋旁边的阿婆,对我印象挺好的,都清楚记得我,还问了她,知道是我的女友

2011-6-7 01:28 来自 S60客户端

还笑笑说,不错啊,彼此都笑了。还有,去金水铺头那里买东西的时候,巨老婆问起我属什么,是不是鼠,我讲是,有个女的很惊讶地说,你属鼠?呵呵,我知道,我太嫩了。我也想沧桑点,慢慢来吧,岁月的痕迹会留在脸上的。

2011-6-7 01:33 来自 S60客户端

啊容回来说,土真叔讲她脸小了点,其他没什么,事实也是。人心地好,就不错了,完美的,看不上我了。回老家拍了不少照片,也想帮她拍,但不肯,那不勉强啦,啊弟和巨女友没有回去,不然照的相会比较多,我拍的几张也蛮不错的,有空放在空间。

2011-6-7 01:39 来自 S60客户端

中午老家乌云多了,看要下雨,就和她早点出来,没聊到一路上给晒死了,皮肤还晒疼了,阿妈拿了粽子和黄瓜给她。到街,和文英三人聊了下,吃些水果,她眼睏,也回去了。话说,庙地那里的水葫芦的花超多,满地都是,惹人喜欢。是拍相的好地方啊。

2011-6-7 01:43 来自 S60客户端

傍晚吃完饭,啊弟二人,啊容,我,到狮子岭散步,顺便拍下相,景色是不错的,但太阳落山了,光线不够,效果不好,而相机拍出来的相片也不满意,还是单反好。啊弟他们二人好搞笑,图片好得意,本来叫上她,但麻烦,没来。

2011-6-7 01:46 来自 S60客户端

晚上阿姨狗弟,额世,志舅,外婆来坐,是来看我女友,啊弟女友的。啊弟他们和我想到外面坐下,叫她来了我家,顺便搭我去,也顺便给亲戚看看,亲戚很多都要看,满足下啦,其实也没什么呢,佩服她的胆子啊,我要学习,我也得准备要去下她家了,面对着更多的亲戚了。矛盾啊。

2011-6-7 01:51 来自 S60客户端

去了市府好日子烧烤店右边的那间店,其实是黑电,菜单还有新和旧之分,骗鬼啊,才吃几个东西,就收五十多元,抢的啊,以后都不要去了,怪不得没人去,这样做生意,够失败了。和啊弟他们摇色子,我输得好厉害,可乐都喝到呕了。。。罗命,晚上不用睡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