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是新的一年到临。在过去的一年里,很少去更新博客,人有点懒,主要原因是折腾wp的兴趣少了。

在寻找博客的域名和主题过程中,费了不少时间,特别是域名,以目前的情况,能找到一个满意的,实在太难了,非主流域名,又不想用,感觉太别扭了,com是王道。现在域名的问题解决了,至于[……]

阅读更多…

今天去湛江帮细妹办点事,是去证券交易所开户,是一个业务来的。在车上,看到路的两边,美丽异木棉花开得真是灿烂啊,满树都是花,远看好像是没叶子了,很好看。在校园里面,栽培了很多,道路两边都是,秋天和冬天的时候,开满了花,很浪漫和诗意的,但我总觉得不够日本和武汉那边的樱花漂亮,很唯美。说实在的,我还真没亲[……]

阅读更多…

记得在小学或者初中那会儿,在一本比较老的《儿童文学》上面,读到一篇连载中的文章《小巷奇人传奇》,当时我只是读到连载中的一期,没前没后的,但我被文章中的故事深深吸引了,一直想完整读完这部小说,但都找不到,转眼到了2011年,有十多年了,最近才想起去找这本书,百度了一下,发现有很多人都在找这本书,通过百[……]

阅读更多…

lu_xun-2011-hp

鲁迅诞辰130周年

今早打开谷歌主页,一个鲁迅俯首甘为孺子牛的LOGO映入眼中,顿时勾起对鲁迅的怀念,怀念课本中的惨遭不测的《记念刘和珍君》,充满童趣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吸血的社会的《血馒头》,留学日本师生情浓于水的《藤野先生》,在《孔乙己》里,有恶意嘲弄孔乙己的短衫顾客;在《阿Q正传》[……]

阅读更多…

都说高州踢球的都很矛,我今天总算看到了,还伤了队中的好几个人。话说今下午和阿郎,阿武,阿旺,啊侬,省港骑兵的三个人,还有一个比较少见但踢过球的,一共9个人去高州石鼓约了其他的球队打友谊赛,是8人场,是去石鼓镇的高职中学球场,真草,硬件设施很不错了,至少摔了不会伤,但也有个问题,就是我们少踢草场,很不[……]

阅读更多…

域名的事现在可以说是尘埃落定了,从年初放弃续费adong.info,到注册ahdong.net,关注adong.org到期,现在再到续费ahdong.net,一直在寻找心中的那个梦想域名。现在,adong.org给国外的域名商续费了,我这等米虫,郁闷啊。

而刚好,读到海子的文章的时候,想起了东[……]

阅读更多…

傍晚踢球完,在市府小卖部喝水的时候,见到一位拾荒的老者,拄着一竹杖,拿着麻袋,脚步蹒跚。看着离去的背影,心里不是滋味,在这个年纪,应该是享福的时候了,但这位老者还在外面拾荒着。

在步行街食粥的时候,也看到一位摆菜的菜农,时间都到晚上十一点三十分了,他还在守住他那斗车的菜,要知道,他的家是在石狗[……]

阅读更多…

藉着在家,家中的人各有事做,除了我,所以就做了代表,去参加了村中一户人家的婚礼。其实村中的这户人家距离我家才几步之遥,童年时代还有往来玩耍,但读书时候也就少联系了,现在回到村中,都是逢着节日或者什么特别的日期才回去,但留的时间也不长,每每早上回去,下午就返市区了,就是这原因,所以和村中的一同成长的伙[……]

阅读更多…

前话,无意中是QQ空间里面见到的,就拿来分享了。二十七八岁,离我不远也近了,岁月无情,流年似水,谁敢保证自己能像“观音菩萨年年十八”?儿时童真失去,弱冠之年离去,孔子曰三十而立,逝者如斯夫,期也不远了。读此文深有感触,你也是吧。

 

http_imgload01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每天起床的时间从中[……]

阅读更多…